{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教育 » 正文

口述:我和大姨子的风流韵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13:20:48  

大姨子穿着比较开放,夏天有时会穿着短裙上课。由于裙子短而且材质很轻簿,很容易就可以看到她下面穿的内裤的外形与颜色。更因她平常对我很温柔体贴,不像妈妈老是用命令的口吻跟我说话,加上她姣美的面容和她的身份以及不输给年轻女子的身材,很有成熟女性的,我也算有点点小成就的男人,怎么说呢,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几十亿的身价,但是超过小康,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干被的事情了,我现在事业小成,身材修长,外表俊朗的我,为了应酬,也常常出入那些声色犬马的娱乐场所,这些年杭州的很多夜总会、娱乐城在全国皆小有名气,很多北国江南甚至外国的妙龄女郎都来淘金,我的几个朋友去了几回就乐不思蜀,流连往返了,对此我不屑一顾,每次去都是为了陪一些重要的客户,到了那里也是正襟危坐,极少跟小姐打情骂俏,顶多是牵着她们的手跳两支舞,就算她们投怀送抱也是置之不理,公司的一些年轻女孩也一有机会就暗送秋波,我均视而不见,以至于她们私下里议论说我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其实我不象她们说的那样清心寡欲,只要一看见那些高挑丰满的已婚妇人,特别是那些知识女性我就会性致勃勃,哪怕是在路上,也不禁要多看两眼。刚进公司做的是美容化妆品业务,女性是主要的客户群,我亲切地接待她们,热情地介绍产品,周到地提供服务,公司代理的几个着名品牌的化妆品业务一下就红火起来。脑子里虽常幻想着跟她们中的尽情作爱但从不动手动脚,口碑好业绩又很突出,所以没几年就从负责美容化妆品的部门经理,升迁为主管经营业务的副总,当初把我招进公司的人事主管就是一个风姿绰约、高挑丰满的中年知识女性,现在她已经远渡重洋和家人一道移民到新西兰去了。

浑身散发着那种成熟女人特有的动人风韵。安静下来以后,她自我介绍道:“我叫杨蕙,是你们的班主任,也是你们的心理学老师。”当她念到“祁剑”时,我响亮的应声说“到!”,她停了一下,从花名册上抬起头,看着我微笑了一下,她的牙好白好整齐,声音也很有特色,微微有点沙哑,但是很有磁性,我的很多同学都非常喜欢听她上的课。当时她已经四十岁了,看上去年轻,富有活力,跟她练习瑜珈很有关系。后来我才知道,她叫床的声音更加撩人心魄。她不仅传授给了我许多知识,让我从一个少年变成了一个男人,更让我真正体会到了男女之间尽情欢爱的那种美妙,这感觉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底,十几年了,一直无法忘怀。

开学不到一个月,母亲来上海出差顺便到学校来看我,在校门口与杨蕙不期而遇。她们好开心,母亲说:“小祁,杨老师是妈妈的同学呢!还不快叫大姨子。”

我涨红着脸嗫嚅着叫了一声。“哎!老同学,侬也别介多事体了!你家祁剑老出色的了,开学时我看她就觉得面熟,本来想查一下她的档案,后来一忙,就忘记了。这可爱的小毛头果然是侬格儿子啊!”杨蕙笑着应道,“其实怪你,儿子来上海读书,也不告诉我一声。”母亲连忙说道:“哪里是的,这次来就是要来找你的,你给我的电话号码怎么停机了?”杨蕙说:“哦,搬家后电话号码改脱了,也忘记把这个号码告诉你啦!难怪,难怪!今天我请你们母子俩吃饭,好唔好啦?”

现在想起来主要我读大学时的那段经历,使我对这些年轻肤浅的女孩子没啥兴趣,我现在的妻子是另一个让我领略到人生最美妙感觉女人,比我大二岁,是位眼科医生。她和她的姑姑都是莎士比亚说的那种理想的女人:“在公众面前像天使一样圣洁,在孩子面前像慈母一样慈祥,在丈夫面前像魔鬼一样淫荡。”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爱我的妻子,不仅因为她漂亮、贤惠、能干,我觉得岁月的流逝把她雕琢的更加性感动人,生过孩子以后,身体发育得更加完美,让我如痴如醉,爱不释手。

我和父母亲住在同一个小区,二老常把孩子接去住,平常我们俩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作爱,花样翻新,不知疲倦。我打内心里感激那位把她介绍给我的女人,我的老师,她的姑姑–杨蕙,有了她们两个之后,一般的年轻女人在我眼里如同一段枯木,我喜欢她们这样的妇人。我最喜欢跟妻子在梳妆台的镜子前面尽情地作爱,脑海里时常浮现出当年的情景……

我到上海读书的时候才17岁,开学初的一天,全班同学集中到大教室与班主任见面。我坐在座位上望着窗外,百无聊赖地玩弄着圆珠笔,突然觉得嘈杂的教师一下安静了许多,原来讲台上已经站着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女人,身材高挑、挺拔而且丰满、圆润,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烫成了大波浪,自然地披散在肩膀上,小巧的嘴巴,涂了口红,下嘴唇长得比上嘴唇厚一点,很好看,她的皮肤特别好,白里透红,散发着健康的光泽,胸部很挺,笔直的双腿很匀称,后来在课我发现这双大腿总是穿着丝袜,有时是连裤袜,有时候是有些鱼网纹的长袜,把双腿衬托得更加修长。

晚饭是在四川路上的一家餐馆里吃的,环境很幽雅,菜肴也很精致,菜是大姨子点的,她点菜很从容也很熟练,看得出她是这里的常客,也是个生活比较讲究的人。我们都吃得很愉快,席间她跟母亲说了很多,我从中了解到她丈夫姓庞,是她们的校友,前两年下海自己办了个公司,赚了不少钱,把刚上初中的儿子送到英国去读书了。庞先生和他公司里的一个年轻的女孩“拎唔清”,在外面买了套房子同居了,常借口出差不回家,当时还没有包“二奶”一说,但此类事在有钱人当中并不少见。所以那套装修得很好的三居室平常就她一个人住。

我现在还奇怪他怎么会犯这种错误?把那么完美的一个女人晾在一旁,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突然听到大姨子说:“老同学,侬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祁剑的,下星期就让他住到我那里去,洗洗涮涮的会方便一点的。”母亲说:“太好了,这样我就更放心了,你别看祁剑话不多,其实这混小子野着呢,这些年,我和他爸看他看得可紧了。你也替我好好管教管教他哦!”大姨子接口说到:“管教什么呀!你们家祁剑蛮可爱的,功课好,足球踢得好,体格老棒的。住到我那家里,不仅可以防止小女生影响他学习,还可以替我壮壮胆子,平常老是一个人,晚上还真有点害怕。”没几天,我就从学生宿舍搬到她家里了。上课时我跟同学一样称她杨老师,在家里,她让我喊她“大姨子”。

大姨子穿着比较开放,夏天有时会穿着短裙上课。由于裙子短而且材质很轻簿,很容易就可以看到她下面穿的内裤的外形与颜色。更因她平常对我很温柔体贴,不像妈妈老是用命令的口吻跟我说话,加上她姣美的面容和她的身份以及不输给年轻女子的身材,很有成熟女性的韵味,我从心眼里爱上了她。我的性启蒙也从此开始。

有时我会趁大姨子在客厅随着音乐练习瑜珈没注意时,藉口帮忙而在大姨子背后从镜子里偷窥大姨子弯腰时健身服里两个大大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沟,想象着紧身窄裙内穿着性感小内裤与透明丝袜的诱人景色,有时运气好,在她走光时甚至可以趴下来直接偷窥她的双腿间的神秘东西,真的是很爽!我尤其幸运能有这样美丽的大姨子做我的班主任,而且我还和她住在一起。

一次踢球回来,她正准备洗澡。我凝住了呼吸,从卫生间门缝里看到她缓缓地脱下了连裤袜、小内裤等下身衣物,等了一会儿,直到听见冲水声了,为了看更仔细些我便偷偷地站在书桌上,居高临下由浴室的气窗往内看,大姨子的雪白肉体给我的震憾,不亚于一颗炸弹,她让我兴奋起来。

大姨子虽然四十岁了,但是她的皮肤还真是白,尤其那两个大又白的乳房让我看得血脉贲张,看着大姨子用莲蓬头冲洗着白皙滑腻的肉体,还不时揉捏搓弄自己的乳房,因为比较大,而且生过小孩,所以乳房微微下垂着。

当看到她清洗微凸的小腹下面时,我下面一紧就忍不住地手淫直到射出精液,我赶紧用卫生纸把满手的精液擦乾净,但是一想到大姨子的雪白的肉体,不一会儿下体又硬梆梆的。再看时,发现大姨子把篷莲头从软管头上拔下,而用软管的头插进她的下身,缓缓抽动着,而却她微眯着双眼,一副很舒服、很陶醉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大姨子才洗好从浴室出来,我推开门缝看到她穿过我卧房前的过道,上身穿一件半透明的绸睡衣,质料很薄,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她的双乳,下身穿着条黑色的三角裤,一直看到她走进她的房间时,我才熄灯睡下,但头脑中一直浮现大姨子美丽的裸体,不知何时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