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环保 » 正文

久别重逢的人群里,没有你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14:10:39  

01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和陆源相逢的场景。

拥挤的火车站,空旷的机场,人群攒动的街头,亦或午夜的痴梦。

我也曾多次反复演练见面时要和他说的话:嘿,好久不见;陆源,我终于见到你了;那个,你这几年还好吗?

可是我等了一天又一天,盼了一年又一年,终究还是没能等到他。

每天不期而遇的人那么多,重逢的的人也不少。可是这些久别重逢的人群里,唯独缺了我和他。

02

陆源,到了那边安顿下来之后,记得给我打电话报平安,好吗?

五年前的今天,人山人海的火车站,轰鸣的绿皮火车,带走了我的白衣少年。

放心吧,傻瓜。上车前,陆源把我抱在怀里,拍拍我的脑袋,温言细语地安慰我。

宽厚的臂弯里,我用力抱紧他的腰身,轻嗅着他身上特有的薄荷香味。时间慢点,再慢点,火车先不要启动,让我再抱抱我的少年。

好咯,时间到了,松手吧。在我额头落下一吻,陆源松开手,把我推出他的怀抱。

我倔强地仰起头,试图把眼泪逼回去。我不能哭,至少不能在这个时候哭。心里有个声音,在警告我。

送走陆源当天,我一个人沿着车站的火车轨道,走了很长的一段路。

纵横交错的电缆线,簌簌飘落的红色枫叶,还有火车的轰鸣声。在此后相当长的日子里,这副情景,总会出现在我梦里。

一叶知秋,伤离别。

在我最喜欢的季节里,我送走了自己最爱的人。

03

初识陆源,是在我自觉最彷徨无措的时候。

那一年,是我这27年的人生中最为灰暗的一年。父母离异,让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一夕之间支离破碎。

在车站,我亲眼目睹最爱我的父亲,牵着别的女人,一起踏上了火车,就此离我远去。

可笑的是,我并不怨恨他。

也许是一直以来,他给我的爱,都是真心的。又或许,离开我,他也是不舍的。

只是后来,他的消息,我再也无从得知。他过的好坏与否,有没有想我,我都不知道。

22年的父女情分,随着远去的火车,一同消逝在黑夜里。

就像从不曾存在过一样。

那一年,我也正好大学毕业。除了找工作,我还要照顾体弱多病的母亲。

小到家里的柴米油盐,大到公司的年终考核,每一件事,都像无形的魔爪一样,紧紧掐着我的脖子,让我喘不过气来。

在母亲面前,我不敢表现得太脆弱,生怕她为我担忧牵挂。在单位里,我更像个女汉子,所有需要我做的事,我都随传随到。

那时的我,唯一的心愿,就是赚到足够的钱,把母亲照顾好,然后再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

那时的我,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每天都很累,但也很踏实。无需别人给我铠甲,我自己便能披荆斩棘。

可是就在我撑不下去的时候,陆源出现了。

我不相信缘分,可似乎冥冥之中,真的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我们相遇。

在那个夏末初秋的季节里,在那个送走父亲的火车上,我遇到了陆源。

你好,请问这儿有人坐吗?就在我刚落座的后一秒,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传入我耳膜。

我抬头迎上他的视线,却在顷刻间被他的眼神牢牢套住了。在那双深邃的眼眸里,我挣扎了许久,才得以全身而退。

直到多年以后,只要一想起那双眼睛,我都还是会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干净利落的短发;极具男性特征的喉结;若隐若现的锁骨;挽到一半的白衬衫;修长白皙的手指;淡淡的薄荷香。

神秘,高冷,这是陆源给我的第一印象。

在长达四小时的乘车时间里,我们一路相视无言。他塞着耳机,我捧着书。我们各怀心事,却彼此相安无事。

这本书,挺不错的。在火车抵达终点站的前十分钟左右,他起身拿行李之时,在我耳边轻吐出一句话。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句简单的话语,瞬间在我的心海里荡出阵阵涟漪。

你听的歌,也不错,我很喜欢。在他低头选歌的时候,我偷瞄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

喜欢这种调调?他重新坐回座位上,把耳机的另一边递给我。

我没想到他会这样,但还是心生雀跃地接过了他伸过来的耳机线。悠扬婉转的旋律,绕鼻的香味,一扫旅途的疲倦。

火车到达目的地之后,夜幕已降临了。我是被身边的人摇醒的。到站了。一记低沉醇厚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睁开眼睛,我倏地愣住了。看着他肩膀处湿了一片的白衬衫,我只想找个洞钻进去!我竟然在路上睡着了!而且还睡在他的肩膀上!更丢脸的是我竟然流口水了!

那个,到站了。就在我无比懊恼自己的行为时,他再次出声提醒我。

那个,那个,不好意思!我手忙脚乱地拔下耳机,给他递过去。

嗯,下次注意点就好。他接过耳机,还看着我笑了一下。

一个大大的囧字贴在我脸上。我迅速低下头,抱紧怀里的书。幸好火车已经抵达终点站了。否则我很可能会睡过站的。

不走吗?他拿好自己的东西,然后问我。

那……后会有期。最后看我一眼,他施施然走出车厢。

后会无期!我把书狠狠地塞进背包里,还在为自己的睡相感到羞愧。

原以为舟车劳顿后,晚上会睡得很香。然而当天晚上,我却华丽丽地失眠了。

躺在酒店的床上,数了几百只羊都没见效。越睡越清醒,脑子里还莫名出现了他的影子。

拿起手机,塞上耳机,听着他在车上给我听的歌。在异乡的无眠深夜,我竟没感到不安与惊慌。

为期三天的出差时间转眼便结束。回程的时候,我没有坐火车,而是选择了高铁。

其实在订票时,我犹豫了许久。心里隐隐有种念头,希望能再次与他相见。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魔怔了。和他不过匆匆一遇,却总会无意识地将他忆起。

后来,我把这件事说与他听。他拥着我,把头埋在我颈窝处,于我耳畔低声呢喃道:原来你早就对我图谋不轨了。

我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抵着他的额头,为自己辩解:那你还不得感谢本姑娘对你如此念念不忘麽?

让我更加意外的是,在返程的高铁上,我又一次与他相遇了。

不过这一次,我们不再同座。我们之间隔了条走道,他在左边,我在右边。

全程下来,我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他始终停留在我身上,不曾撤离的目光。

我不知道是自己过于紧张,还是他的视线太过灼热。我扭头瞪了他一眼,他却颔首示意我看手机。

点开微信,一个来自附近的人发来好友申请。纠结片刻,我还是按下了接受键。

和来时一样,我们全程无话。但在下车前,他走到我身边,俯身和我说: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陆源。

记住我,我叫陆源。

04

我们在一起的很自然。以至于我都忘了当初我们是怎样走到一起的。

相识两年,相恋三年。这五年的时间,我们一起做了很多事,也一起去了不少地方。

我是路痴,骨灰级的路痴。但我从不担心自己会走丢,会迷路。因为只要有他在,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

印象最深的一次旅行,是第一年去的武汉大学。

那时正是赏樱花的好时节。在铺满樱花的校道上,我们十指紧扣,一路欢声笑语。

赏完樱花,他带我去见了以前的辅导员。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武大是他的母校。

之后的几年,我再也没有去看过樱花。不是不想看,而是当初陪我看过,还承诺过往后每年都会带我去看樱花的人,不在我身边了。

05

在陆源走后的第一年,我很少会想他。

我每天都强行让自己做很多事,不管所做之事是不是自己喜欢做的。我企图让自己变得忙碌,最好忙到没时间去想起他。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会给我打电话,发视频。但渐渐的,电话少了,消息也少了。我们的关系,也日渐模糊,形同虚设了。

他最后一次给我打电话,是要和我说分手。奇怪的是,我当时出乎意料的平静。没有哭喊着要他留下,让他回来。

陆源,如果早知道有这么一天,那当初你还会选择和我走到一起吗?挂掉他的电话,我给他发了短信。

相隔着几小时的时差,收到他的消息时,已是深夜十二点。

我从没后悔与你相爱过,只是往后,不能陪伴你左右了。对不起,沐沐。

爱过,是他给我最后的回答。可笑的是,我竟然接受了,也就此满足了。

06

在我最艰难的时候,陆源出现在我的世界里,陪我走出了孤独与彷徨。

在我感到最幸福的时候,陆源出国离我而去。看着他远去模糊的背影,我蹲下身子,捂着脸,滚烫的液体自我掌心滑落。

滴答滴答砸落在地板上。

我想停在原地等他回来,盼着有朝一日我们能相逢。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守望,大抵又要落空了。

在四季的轮回里,我枯等了一年又一年。可重逢的人群里,依然没有他的身影。

07

又是一年秋季,我又只身一人在车站等了一天。

人群拥挤,来了又散;秋叶飘零,来年还会重生。可是我要等的人,迟迟未归。

我和陆源,我们从分开的那天起,就注定了余生只有久别,再无重逢。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