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包装 » 正文

他拒不结婚,害我进退两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14:05:30  

怀疑他有了别的女人


  我和张中和恋爱四年了,但分开两地的时间却有三年半。今年国庆后他从广州回来,说是准备和我结婚。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可不安的情绪一直围绕着我。
  上个月他和单位的几个女同事周末出去玩,我知道这件事后叫他带上我一起去,他答应了。回程的路上有一位女同事突然阴阳怪气地说:难得坐在小张的车上闻不到烟味。她这么一说我也奇怪,因为他是一个大烟枪,哪怕是在开车也会抽个不停,怎么今天开车却没有抽?就在这时,另外一个女同事说:那是因为今天车上多了一个人吧。哦,不对,应该是多了两个人才对。她说最后一句话时,似乎有意无意地扫了我一眼。我想:我从来不说他抽烟的事情呀,他怎么会为我忍着烟瘾?
  回来后我想了很久,觉得他的女同事不会平白无故拿这件事调侃。既然张中和不是为我忍烟瘾,那车上肯定还有他很在乎的人。一起出去的,除了会计小尤是个姑娘,其他的都是嫂子,难道是小尤吗?
  上周,本来约好我去他家和他父母商量结婚的事情,可到了他家,他人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打手机一直不接,到很晚才回来。我问他去干什么了,怎么不接电话?他含糊地说单位一个同事有点事情,找他帮忙。我问到底是哪个同事,他说是张会计。他们公司就两个会计,张会计年纪大点,另一个就是小尤了。况且同事帮忙,也可以打个电话交代一声吧?我心里的怀疑在扩大,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他求证。

他家提亲被我家拒绝


  我和张中和的婚礼初步订在年后,可具体哪一天没有定,怎么操办没有定,我丝毫感觉不到一个新嫁娘的喜悦和忙碌。每次我去他家商量这些事情,他爸爸说:你们要买什么,写一个单子,我们好准备。他妈妈则在一边阴阳怪气地说:要怎么搞你们自己定,我们不管也管不了。我去问张中和,他就会说:急什么。总之现在着急的就我一个人,三年前,哪怕两年前,都不是这个样子,他和他家都是一副急着娶我进门的样子。
  我们认识半年后,张中和就要被调到广州工作。他要我和他一起去广州时,我拒绝了。我没有很高的文凭没有太大的本事,好不容易找了个不错的工作站稳了脚根,实在不想放弃。谁知道去了广州会怎么样?
  于是张中和提出要先和我订婚。我很犹豫,毕竟才认识半年,他又要去广州,这份感情怎么维持?我对异地恋是没有把握的,所以我说再考虑考虑。不知道是他会错意还是他妈妈会错意,总之第二个星期,他妈妈就去我家提亲了。
  当时我爸妈都愣了——因为我和张中和谈恋爱的事情都还没有来得及跟家里人说,他也还没有见过我的父母。理所当然,我的父母拒绝了他家的提亲。于是他就这样很郁闷地去了广州。

我要分手他拿头撞墙


  他去广州,我们靠网络和电话维系着感情,他有时回武汉,我有时抽空去广州。可我总有一种很虚幻的感觉,有时会突然想不起他的样子,想不起是怎么喜欢上这个人。我承认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有点忧郁的女孩子,需要时时地安慰和呵护。
  2005年,我大病一场,每天一个人去医院打针,他的那些短信安慰不了我,他的电话我觉得是负担。细想了一下,我们在武汉谈恋爱的半年,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回忆的地方,无非是两个寂寞的人在一起做伴而已。如果他一直在武汉,我们有可能已经平淡地结婚了。但现在他不在武汉,所以感情淡了也就淡了。
  病好了以后,我请假去了广州,提出要和他分手。我很平静地跟他分析了分手的原因,我觉得他应该会接受。结果听完我说的话,他就哭起来,我站起来要走,他居然就拿头撞墙,我拉都拉不住,旅馆粉白的墙上留下了好几个血印子。最后是我的尖叫引来旅馆的保安,保安才把他拉开。
  这次分手没有分成,张中和请假随着我回了武汉,说要商量和我结婚。在商量结婚的时候,两家大人起了分歧。他家说他的假期不长,先举行仪式,而我家说应该先拿结婚证再举行仪式。就这样争论了几次,他的假期过去了,不得不又回到广州。

我在广州委屈得自杀


  我们的感情就这么维持了两年,直到今年我已经二十七岁了,是结婚的年龄了。我妈妈说,你也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了,要结婚我们也没有什么话说。算是默许了我和张中和。四月的时候,我有假期,就跑去广州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他看到我却似乎有点不耐烦,我问他为什么不高兴,他说他负责的采购方面账目有点问题,会计师正在查,所以他很忙,估计没有时间陪我。我说没有关系,你忙我住两天就回去。
  他走的时候给了我一百块钱叫我结旅馆的房费,我把这钱随手放在床上,然后就送他出门了。回到旅馆我发现那一百块不见了,而房间似乎打扫过了,我就怀疑是打扫房间的人拿了钱。
  我气冲冲地找旅馆的人理论,可他们都不承认,反而说我血口喷人,说我是不正经的女人。在广州人生地不熟的,我只好打了张中和的电话,叫他过来给我撑腰。他过了一个小时后才来,在听明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他不但没有安慰我,反而说我小题大做,钱掉了就掉了,吵也吵不回来,把他叫回来也没有作用。我本来一肚子火指望他的安慰,结果他居然这么说。于是我和他吵起来,说他窝囊,女朋友受了气不敢帮着出气。
  他也反唇相讥,说我总是这么敏感,实在不好伺候。吵着吵着,他推了我一下,我没有站稳跌坐在地上。而他看我坐在地上也愣了一下,然后就说:你别在这里吵了,赶快回武汉,我没有时间伺候你。说完他摔门就走。
  他走后我在旅馆越想越委屈,包括我们四年的聚少离多,想到旅馆的人会怎么看我。哭了几个小时,我突然觉得活着很没有意思。因为长期失眠,我一直带着安定,于是我就吃了安眠药自杀。半夜的时候,他估计是忙完了想安抚一下我,就不停给我打电话,我吃了药自然是听不见电话的。也许是我命不该绝,他看到电话打不通就跑到旅馆来找我,发现了躺在床上的我。
  我被送到医院抢救,他身上的钱不够,就打电话给他也在广州的姐姐借钱,他姐姐连夜送了五千块钱到医院。我出院之前,他姐姐找我谈过,要我们分手。她说我不适合她的弟弟,两个人的性格都太激烈,这样很难相处下去。

不结婚难道是对我的报复


  我就这么颓废地回到了家,不敢告诉父母在广州发生的这一切,也很长时间没有和张中和联系。我想也许我们都需要一个冷静期。
  到了八月的时候,我妈妈问我到底什么时候结婚,我才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到底想不想结婚。
  他说:想呀,你为我自杀,我们单位同事、我的家人都知道这件事了,不娶你我不是成了陈世美?我真的不知道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结婚在我们看来,成了骑虎难下的事情。
  国庆后,他申请调回了武汉公司,我觉得我们的婚姻折腾了这么久,总算是水到渠成了吧,结果现在我又怀疑他认识了别的女孩。如果他真的是脚踏两条船,那我可以肯定他是在报复我,想拖到我青春老去。如果是因为他的家人对我不满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弥补。结婚,真的就这么难吗?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